巴菲特致股东信:永远不要看空美国

今日(2月27日),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布财报,巴菲特致股东信同步发出。

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表示,2020年,伯克希尔公司斥资247亿美元回购了其A类和B类普通股,未来将进一步回购以减少流通股。

巴菲特表示,永远不要做空美国。

他还称,2016年收购Precision Castparts是个大错误。

此外,巴菲特在信中表示,伯克希尔今年的年会将于5月1日在洛杉矶举行,而不是在奥马哈。

以下为巴菲特致股东信全文,逐步更新中:

根据通用会计原则(GAAP),伯克希尔在2020年赚取利润425亿美元。其中,营业利润219亿美元,持股中已实现的资本收益为49亿美元,持股中增加的未实现净资本收益为267亿美元,部分子公司及关联公司拖累公司减记110亿美元。

营业利润是最重要的,即使它不是我们去年GAAP收益中占比最大的分项。伯克希尔将重点聚焦在增加这部分收入,以及收购大型的、处在有利位置的业务,但去年,我们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实现:伯克希尔没有进行大规模收购,营业利润则是下降了9%。不过,通过留存收益和回购约5%的股票,我们确实提高了伯克希尔的每股内在价值。

与资本利得或损失(无论已实现还是未实现)相关的两个GAAP收益组成部分每年都在反复波动,反映了股市的震荡。无论今天的数据如何,我和我的长期合作伙伴查理·芒格都坚信,随着时间推移,伯克希尔的投资收益将是可观的。

正如我多次强调的那样,查理和我将伯克希尔持有的上市股票(年底价值2810亿美元)视为一个企业集合。我们并不掌控这些公司的运营,但我们确实按某一比例,分享了它们的长期繁荣。然而,会计层面上,那部分利润并没有计算在伯克希尔的收入中,只有这些投资者支付给我们的股息才会被记录在账。根据公认会计准则,我们投资所得巨额收益都没有被反映出来。

但是,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那些未被记录的留存收益往往正为伯克希尔创造价值——非常多的价值。被投资的企业利用留存资金扩大业务、进行收购、偿还债务,通常还会回购股票(这一行为增加了我们在他们未来收益中所占的份额)。正如我们去年在股东信中指出的那样,留存收益在历史上推动了许多美国企业的发展,对卡内基和洛克菲勒起作用的方法,多年来对数百万股东也起了作用。

当然,部分我们投资的企业也会令人失望,它们利用留存收益的方式几乎不会使公司价值得到增加;但也有一些企业会超额完成任务,其中少部分企业表现得非常出色。总而言之,我们预计自己在伯克希尔非控股公司(即我们的股票投资组合)留存的巨额收益中所占的份额,最终会给我们带来等量、或更多的资本利得。过去56年来,这一愿景不断得到满足。

牵引我们船头的两根绳索

伯克希尔经常被贴上“企业集团”的标签。(我认为)这是一个负面的词,企业集团通常拥有大量不相关业务。是的,伯克希尔也存在一些不相关业务——但只是部分。为了说明我们与“企业集团”有何不同,让我带您回顾一下伯克希尔的历史。

长时间以来,企业集团常常整体收购企业。然而,这一战略带来了两个显著问题。首先,大多数真正伟大的企业没有兴趣让任何人接管它们,这是无法解决的。因此,企业集团只能将收购重点放在不太重要、缺乏持久竞争优势的公司身上。这个池塘可不太适合钓鱼。

而当企业集团想要在这个充斥着平庸企业的池子里捕猎的时候,往往需要支付惊人的溢价。有抱负的企业集团想出了解决方法:他们先自己制造一只价值高估的股票,然后用股票替代货币去完成高价收购。(“用我价值5000美元的两只猫买你价值10000美元的狗。”)

通常,推高股票估值的方法包括营销手段和“富有想象力”的财务报表操纵技巧,程度轻的时候这些只是骗人的把戏,程度重的时候则会演绎成成为欺诈。

当这些伎俩成功后,企业集团将自己的股票价格推到了3倍于其商业价值,用来收购股价2倍于其价值的公司。

这种盛世幻象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华尔街要从交易中抽佣,新闻界也喜欢公司提供的五彩缤纷的故事。甚至可以说,一只股票被推高的价格可以让幻象变成现实。

当然,潮水最终褪去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许多商业“皇帝”在裸泳。回顾金融史,许多著名的企业集团在最初被记者、分析师和投资银行家奉为商业天才,但他们最终却成了商业垃圾。

企业集团的声誉因此变得很糟糕。

查理和我希望伯克希尔是一个多元化集团,各个业务(或者部分业务)良好运转、拥有优秀的管理者。(只要能做到这一点),伯克希尔是否控制了这些业务,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

控股企业及其业务

在A1页,我们列出了伯克希尔的几家子公司,这是一系列企业构成的组合,年底共有36万名员工。您可以在本报告后面的10-K页中阅读更多具体信息。本报告第7页列出了我们部分拥有但不受我们控制的公司中,我们的业务组合是非常庞大且多样化的。

然而,伯克希尔的价值有四分之一来自四家公司,其中三家是控股公司,另一家只有5.4%的控股。这四家我们都视作珍宝。

价值最大的是我们的财产/意外保险业务,在53年来这一直是伯克希尔的核心业务。我们的保险公司集团在保险领域是独一无二的。它的经理Ajit Jain也是如此,他于1986年加入伯克希尔。

总的来说,伯克希尔保险公司的运营资金远远超过全球任何竞争对手。这种财务实力,加上伯克希尔每年从其非保险业务获得的巨额现金流,使我们的保险公司能够安全地遵循一种对绝大多数保险公司都不可取的重股权投资战略。出于监管和信用评级的原因,我们的竞争对手只能将重点放在投资债券上。

但是,现在债券也不是个好的投资方向。你能相信最近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年末收益率为0.93%)比1981年9月的15.8%下降了94%吗?在某些重要大国,如德国和日本,投资者从数万亿美元的主权债务中获得负回报。全世界的债券投资者——无论是养老基金、保险资管还是退休金——都面临着暗淡的未来。

一些保险公司以及其他债券投资者,可能会试图转向购买由高风险借款人的债务来获取回报。然而,投资高风险贷款并不是低利率下的正确做法。三十年前,一度强大的储蓄和贷款行业毁灭了自己,部分原因是忽视了这条格言。

伯克希尔现在拥有1380亿美元的保险“浮动”基金,这些基金不属于我们,但仍然是我们可以配置的,无论是债券、股票还是美国国库券等现金等价物。浮动存款与银行存款有一些相似之处:保险公司的现金流每天进出,而保险公司持有的现金总量变化很小。伯克希尔持有的巨额资金可能会在多年内保持在目前的水平附近,而且从累积的角度来看,对我们来说是没有成本的。当然,这个令人高兴的结果可能会改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喜欢我们现在拥有的胜算。

我在每年给你们的信中反复地解释了我们的保险业务,有些人可能会说没完没了。因此,今年我将希望更多人能了解我们的保险业务和浮动现金,新股东可以阅读2019年报告的相关部分,该报告转载于A-2页。了解我们保险活动中存在的风险和机遇是很重要的。

我们第二和第三大最有价值的资产是伯克希尔对BNSF的100%控股(按货运量衡量,BNSF是美国最大的铁路公司),以及我们对苹果公司5.4%的所有权。排在第四位的是我们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91%的所有权。这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公用事业企业,在我们拥有21年的时间里,它的年收入从1.22亿美元增长到了34亿美元。

关于BNSF和BHE,我将在这封信的后面有更多的话要说。不过,现在我想重点谈谈伯克希尔定期使用的一种做法,以提高您对“四大控股企业”以及伯克希尔拥有的其他资产的兴趣。

一些保险公司以及其他债券投资者,可能会试图转向购买由高风险借款人的债务来获取回报。然而,投资高风险贷款并不是低利率下的正确做法。三十年前,一度强大的储蓄和贷款行业毁灭了自己,部分原因是忽视了这条格言。

伯克希尔现在拥有1380亿美元的保险浮存金,这些基金不属于我们,但仍然是我们可以配置的,无论是债券、股票还是美国国库券等现金等价物。浮存金与银行存款有一些相似之处:保险公司的现金流每天进出,而保险公司持有的现金总量变化很小。伯克希尔持有的巨额资金可能会在多年内保持在目前的水平附近,而且从累积的角度来看,对我们来说是没有成本的。当然,这个令人高兴的结果可能会改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喜欢我们现在拥有的胜算。

我在每年给你们的信中反复地解释了我们的保险业务,有些人可能会说没完没了。因此,今年我将希望更多人能了解我们的保险业务和浮寸金,新股东可以阅读2019年报告的相关部分,该报告转载于A-2页。了解我们保险活动中存在的风险和机遇是很重要的。

我们第二和第三大最有价值的资产是伯克希尔对BNSF的100%控股(按货运量衡量,BNSF是美国最大的铁路公司),以及我们对苹果公司5.4%的所有权。排在第四位的是我们对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91%的所有权。这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公用事业企业,在我们拥有21年的时间里,它的年收入从1.22亿美元增长到了34亿美元。

关于BNSF和BHE,我将在这封信的后面有更多的话要说。不过,现在我想重点谈谈伯克希尔定期使用的一种做法,以提高您对“四大控股企业”以及伯克希尔拥有的其他资产的兴趣。

去年,我们回购了相当于80998股的评级为A的股票,在回购过程中花费了247亿美元,这表明了我们对伯克希尔的热情。这一行动使你们在伯克希尔所有业务中的所有权增加了5.2%,而你甚至不必动自己的账户。

按照查理·芒格和我长期以来的标准,我们进行了这些回购,因为我们相信,这些回购既能提高股东的每股内在价值,又能为伯克希尔公司可能遇到的任何机会或问题是提供充足的资金。

我们绝不认为伯克希尔的股票应该以任何价格回购。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有一个尴尬的记录,那就是当股价上涨时,他们将更多的公司资金用于回购,而不是当股价下跌时,但我们的做法恰恰相反。

伯克希尔对苹果的投资生动地说明了回购的力量。我们从2016年末开始购买苹果股票,到2018年7月初,持有苹果股票略多于10亿股(经拆股调整)。这么说我指的是伯克希尔普通账户中持有的投资,不包括后来出售的一笔非常小的单独管理的苹果股票。当我们在2018年年中完成收购时,伯克希尔的普通账户持有苹果5.2%的股份。

我们的持股成本是360亿美元。从那时起,我们都享有定期股息,平均每年约7.75亿美元,而且在2020年,我们还通过出售一小部分头寸,将额外的110亿美元收入囊中。

尽管卖了一部分,瞧!伯克希尔目前持有苹果5.4%的股份。这一增长对我们来说是无成本的,这是因为苹果不断回购其股票,从而大大减少了它现在的流通股数量。

但这并不是所有的好消息。因为我们在21/2年内还回购了伯克希尔的股票,你现在间接拥有的苹果资产和未来收益比你在2018年7月时多出整整10%。

这种令人愉快的动态收益仍在继续。伯克希尔去年以来回购了创纪录的股票,未来可能进一步减少其股票数量。苹果也公开表示有意回购其股票。随着这些减持的发生,伯克希尔的股东不仅会在我们的保险集团、BNSF和BHE中拥有更大的利益,而且会发现他们对苹果的间接所有权也在增加。

虽然回购使股票在市场上慢慢地消失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收益会变得很强大。这一过程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简单的方式,并让他们拥有不断扩大的业务。

正如Mae West向我们保证的那样:“太多的好事,太棒了。”

《双城记》

美国到处都有成功的故事。自美国诞生以来,那些有理想、有抱负、却往往只有微薄资本的人,通过创造新东西或用旧东西改善顾客体验,取得了超出他们梦想的成功。

Charlie和我走遍全国,与这些人或他们的家人相见。我们的征程从1972年,在西海岸购买See’s糖果开始。一个世纪前,玛丽·西(Mary See) 开始推出一款她用特殊配方重新发明的古老产品。在她的商业计划中,还有一些拥有十分友好销售人员的古色古香商店。她在洛杉矶开的第一家小专卖店最终开了几百家店,遍布整个西部。

今天,See女士的产品依旧取悦着客户,同时为成千上万的男女提供终身就业机会。伯克希尔的工作就是不干涉公司的成功。当企业生产和分销一种非必需的消费品时,顾客就是老板。100年后,顾客向伯克希尔传递的信息依然明确:“不要乱动我的糖果。”(网站是https://www.sees.com/; try the peanut brittle.)

让我们跨越大陆来到华盛顿特区。1936年,利奥•古德温(Leo Goodwin)和妻子莉莉安(Lillian)开始相信,汽车保险——一种通常从代理商手中购买的标准化产品——可以直接以低得多的价格出售。两人拿着10万美元,与拥有1000倍甚至更多资本的大型保险公司展开了较量。政府雇员保险公司(后来简称为GEICO)即将成立。

幸运的是,我在整整70年前就意识到了这家公司的潜力。它立刻成为了我的初恋(投资类的)。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伯克希尔最终成为了GEICO的100%所有人,这家84岁高龄的公司一直在调整——但没有改变——利奥和莉莉安的愿景。

然而,这家公司的规模发生了变化。1937年,也就是GEICO运营的第一个全年,它完成了238288美元的业务。去年这一数字是350亿美元。

如今,许多金融、媒体、政府和科技都位于沿海地区,人们很容易忽视美国中部发生的许多奇迹。让我们聚焦两个社区,它们为美国全国各地的人才和雄心提供了令人惊叹的例证。

你将不会惊讶于我从奥马哈开始。 1940年,毕业于奥马哈中心高中(也是Charlie、我父亲、我第一任妻子、我们的三个孩子和两个孙儿的母校)的杰克·林格沃特(Jack Ringwalt)决定用125000美元的资金创办一家财产/意外保险公司。

杰克的梦想是荒诞的,这要求他的小公司——有点被夸大的命名为“国家赔偿”——与大型保险公司竞争,而这些保险公司都拥有充足的资本。此外,这些竞争对手凭借遍布全国、资金雄厚、历史悠久的当地代理商网络牢牢地捍卫着自己的地位。

在杰克的计划中,与GEICO不同的是,“国家赔偿”本身将使用任何指定接受它的代理机构,因此在收购业务中不享有成本优势。为了克服这些可怕的障碍,“国家赔偿”将重点放在了被“大公司”认为不重要的“古怪”风险上。这一策略出人意料地成功了。

杰克诚实、精明、讨人喜欢,还有点古怪。他尤其不喜欢监管机构。当他对他们的监督感到厌烦时,他就会有卖掉公司的冲动。

拼命更新中……

推荐阅读
巴菲特重仓股名单出炉:苹果居首位 比亚迪进前十

网易财经2月27日讯,
巴菲特
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第四季度
运营
利润50.2亿美元,同比增长14%。第四季度投资
净收益
304.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45.3亿美元。2020年公司斥资247亿美元回购其A类和B类普通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1204.24亿美元的苹果公司股票,219.36亿美元的可口可乐公司股票,以及58.97亿美元的比亚迪公司股票。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
沃伦·巴菲特
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21年回购了更多公司股份,未来很可能进一步减少其股份数量。此外,巴菲特表示,永远不要“看空”美国。另据巴菲特透露,伯克希尔哈撒韦今年的年会将于5月1日在洛杉矶举行,而不是在奥马哈。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的去年四季度末前十大持仓分别为苹果(市值1204亿美元)、美国银行(市值313亿美元)、可口可乐(市值219亿美元)、美国运通(市值183亿美元)、Verizon通信(市值86亿美元)、穆迪(市值71.6亿美元)、美国合众银行(市值69亿美元)、比亚迪(市值58.97亿美元)、雪佛龙(市值40.96亿美元)、Charter通信(市值34.5亿美元)。

(原标题:伯克希尔去年净利润425亿美元 实施了247亿美元创纪录股票回购)

(责任编辑:王文华_NF5982)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zxuqian.cn/68.html